莱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湖北清江遭资本瓜分层层截流致水能开发饱和

发布时间:2019-11-24 04:17:06 编辑:笔名

湖北清江遭资本瓜分 层层截流致水能开发饱和

“现在清江和支流层层被截,造成不可逆转的水流减少,生态堪忧。”4月15日,望着窗外的清江,湖北恩施州一位处级官员如此痛心疾首。

清江是长江出三峡之后第一条支流,总长423公里,流域面积1.7万平方公里,发源于湖北利川市,流经湖北恩施州和宜昌市境内等10个县市,因为水质清澈、生态较好享有盛名。但多年来,这条河流不可避免地遭遇到污染,乃至干涸断流等生态难题悬而未决。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清江以及支流、乃至整个流域内,截至2013年,仅湖北恩施州境内已经建成发电站289座,发电总装机容量340万千瓦,占全州水能资源可开发量的97.3%,并且每年随着小水电站的报批核准,数字持续增长。

更严重的是,在央企、民企等多重资本的围猎下,清江被小水电层层截断,导致下游出现水流减少,水体净化等生态难题。尽管恩施早在2002年就立法保护清江,但效果甚微。

“清江保护目前凸现的问题已触目惊心,已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刚履新一年,恩施州委书记王海涛就这样表示。

据时代周报了解,清江流域内人口达到308万人,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仅恩施州2013年财政收入刚过100亿元大关。

此外,据了解,湖北恩施州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509.31万千瓦,可开发蕴藏量349.1万千瓦,可开发装机容量近500万千瓦。根据规划,2020年,恩施州的水能资源将开发殆尽。

时代周报通过半个月的时间走访调查,逐渐揭开清江保护与发展的现实。

无滩可闯

4月14日下午,阴雨绵绵,清江江水陡涨,恩施市城区的“清江闯滩”漂流上船码头,难寻人影。一家餐馆老板告诉时代周报,如果是天气晴朗、温度升高,往年这个时段就可以漂流了。

但当地倾心打造的清江闯滩旅游品牌如今已风光不再,因为上下游蓄水发电,被誉为“中华第一漂”的清江闯滩实则消失了。

在清江干流恩施城区河段,水流湍急,落差巨大,暗藏着巨大商机,1999年前后,恩施人王忠,耗费400万元买下位于恩施市境内清江干流最惊险的38.5公里河段的旅游开发权,基于此前对投资河道收益的考量,王忠欲在这个河段上打造成中国最惊险刺激的漂流项目。

但在2004年,上游大龙潭电站的开建,下游水布垭电站的建设,上游来水减少,下游回水影响,能勉强进行漂流的河段长度被缩减至13公里,“以前漂流八九个小时,现在二三个小时草草了事。”

其实,因水电站泄水无规律导致水流量不足,早在2008年就被媒体关注,备受游客青睐的清江闯滩景区处境尴尬,恩施州旅游局曾对媒体称,清江闯滩虽然面临的困境由多种原因造成,但是大龙潭电站泄水不规律对闯滩的影响最大。

尽管如此,王忠仍然没有放弃经营,他向时代周报介绍称,上游大龙潭电站截留住必要漂流水量,水布垭电站回水又淹没掉清江闯滩三分之二的河段,勉强能漂流的河段缩至13公里,游客由2003年的5万人高峰,下降至2013年的不到2万人。

实际上,清江闯滩项目的缩水,导致恩施地区旅游的重心转向几十公里外的大峡谷景区,王忠的生意日渐艰难,更重要的是要面对超过2000万元的投资无法收回。

“在恩施当地,年龄在35岁以上的人无不可惜‘清江闯滩’的消失。”恩施市宝中旅游同业操作中心的周孔亮告诉时代周报。

王向表示,现存河段勉强可以漂流,但要和上游大龙潭电站协商好何时放水,基本是看别人脸色做生意。

此前,恩施州水利、环保等部门协同大龙潭水电站,进行生态流量下泄,每天保证约每秒7立方米的流量,但这不能保证漂流的要求。“甚至每秒25立方米、30立方米的流量也不能保证。”受制于水,周孔亮十分担忧项目进一步萎缩。

恩施州水利局副局长、原总工王平章认为,目前针对生态流量没有科学的论证,能仿照的就是以前河流平均径流量的10%。

据了解,原清江闯滩景区位于清江中游,恩施城区至浑水河大桥段,全长38.5公里,河口平均径流量每秒462立方米,每公里落差3.38米,盛水期的汹涌澎湃超过北美科罗拉多河。

围猎清江

曾经美丽的清江已然成为资本围猎的场地。

据了解,清江干流下游110公里河段已被高坝洲电站、隔河岩电站和水布垭电站截断,在上游和中游,依次有三渡峡、雪照河、大河扁、天楼地枕、龙王塘、大龙潭、红庙等电站。

清江干流上游已布局7个电站,但开发并没有因此中断,目前正在进行前期工作的是姚家坪电站,位于大龙潭电站上游,距离恩施城区约38公里,被誉为清江上游的“龙头梯级”。

时代周报调查发现,下游高坝洲至隔河岩一线三个电站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建设,由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历经21年时间完成此三大梯级电站建设,也让湖北清江公司成为省内最大的发电企业。此后,该公司变更为湖北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湖北能源”)全资子公司。。

上述三个电站建成后装机总容量达到336.22万千瓦,是截至目前为止我国中东部地区除三峡水电枢纽之外最大的水电基地。

而上游、中游多个电站经过更迭后,分别属于中国国电、中国华能等大型央企。其中,大河扁水电站、雪照河水电站、三渡峡水电站,前两座属于国电恩施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三渡峡属于国电(恩施市)汇能发电有限公司。大龙潭电站隶属中国华能集团,其他属于恩施州电力公司等。

从距离来看,在清江干流上,已在进行前期工作的姚家坪电站位于华能大龙潭电站上游,按照目前公布的资料,由智友投资集团等投资,投资19.2亿元,装机容量18.6万千瓦,坝址4A级景区恩施大峡谷景区内。

时代周报调查发现,清江从利川市发源地到恩施市的约160公里清江干流上,现已建成的电站多达7座。下游110公里河段上布局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所辖3座大型水电站。

不仅清江干流上水电站密集分布,江水层层被截留,更令人意外的是清江一些重要支流也被层层截断。仅以三大流域面积超过500平方公里的支流为例,有忠建河、马水河和野三河。

据了解,忠建河规划三级开发,已建有龙洞电站、洞坪电站和桐子营电站;马水河规划二级开发,建有小溪口电站和老渡口电站;同样,在野三河,规划一级开发,建设野三河电站。这些电站归属大多已属于国电序列。

而在清江的一些二级支流上,水电站也星罗棋布。比如位于清江上游的带水河,在其上游建设有龙马电站、将军洞电站和喻家河电站,在其支流浑水河边,大唐国际将在此建设煤矸石电厂,规划将建设冷却用水库容449万立方米。

尽管“在支流上建设大量水电站,生态影响大”,但并无法阻挡,取决于当地急于求成的财政增收心态。恩施州下辖的宣恩县水能资源蕴藏量60万千瓦以上,宣恩县人大原副主任龚光平告诉,目前水电产业比重已占到该县财政收入的4成,成为名副其实的水电财政。

“水电财政比重比较大,去年水电对全州财政贡献排第三,对全州财政有很大贡献。”王平章如此评价水电产业对地方财政的贡献。

资本腾挪

与地方政府高度关切水电产业开发,看重水电带来的财政收入不同,资本市场上,更关注圈到资源后市场给予的丰厚回报。

经时代周报统计,最近几年,进入清江流域水电开发的资本有多家,最先进入的是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由其开发清江下游高坝洲电站、隔河岩电站和水布垭电站等三级梯级开发。再有恩施富源,而后还有中国国电、中国华能、大唐电力,还有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中国华电。

此外,也不乏民营资本,其中深圳中技集团、福建华清公司、湖北丰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武汉东仲达公司、中国智友投资等,但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还是中国国电和中国华能集团。

时代周报发现,中国国电占据恩施水电市场龙头地位取决于大规模收购。

2012年9月,恩施州政府将州电力系统全资和参股的111座水电站作价5.71亿元转让给国电湖北电力有限公司,后者还承继债务5.93亿元。

有业内知情人向透露,恩施富源集团开发的水电项目有很好的效益,“当时恩施水电转让国电湖北议价1亿元,国电花了大价钱”。

因为上述转让资产,让恩施州电力系统部分员工曾经持股分红颇丰,引起全国震惊。

中国华能进入恩施,取决于两次收购,一次在2009年底,华能国际收购恩施大龙潭水电站,此前大龙潭水电站隶属于北京华力控股集团。此外,在2011年9月30日,华能国际与北京安策投资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收购湖北恩施马尾沟流域水电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至此,中国华能在恩施水电市场装机容量达到9.26万千瓦。

但是,在目前经济不乐观、工厂开工不足等情境下,效益并不乐观。

据湖北省经信委官显示,2013年上半年,仅水布垭电站实现产值4.1亿元,比同期减产2.5亿元。恩施州一位处级干部认为,目前清江干流和支流上的水电开发“要限制发展”,他对时代周报透露,国电公司当时收购的大部分是小水电,上电价不高,基本处于亏损状态,“中国国电下属的电站去年亏了几千万,100多个电站,有的电站只够两个人工资”。

另一位知情人士称,“国电恩施公司老总压力大得很”,既要保防汛,还要保扭亏。

尽管如此,恩施水电开发业态中最为震动的当属中国华电撤场事件,中国华电集团同属于央企,但在恩施州下属宣恩县白水河流域水电开发项目上惨遭“滑铁卢”,外界认为因为投资过大,加上本身是火电企业,缺乏管理经验,导致项目进展缓慢,耽搁约三年时间,直至退出项目。

中国华电集团前脚退出,民企武汉东仲达节能环保有限公司通过与宣恩县政府签订协议,马上接盘白水河水电开发项目,投资10亿元开发4级水电站,拟装机容量9.2万千瓦。

“据了解,十一五期间,恩施地区水电投资成本约合装机容量1万千瓦,投资约1亿元,加上物价上涨因素,结合上电价普遍偏低情况下,利润空间日渐稀薄,如不能及时完工发电,肯定亏损。”当地一位水电开发人士对分析。

此外,距离恩施200多公里外的鹤峰县江坪河水电站虽然完成三分之二的工程量,但已烂尾两年多时间,投资30多亿元,设计装机容量45万千瓦,是当时恩施州最大的水电项目,也曾是深圳中技集团向外界推介的重点项目,目前给当地政府留下沉重的包袱。

“时间拖得越长,今后扭亏的机会就越小。”业内人士这样评价目前的水电建设市场。

“央企内在要求很多,稍微达不到指标就不开发”,恩施州水利水产局副局长王平章告诉,此前中国国电准备收购江坪河电站,收购前期工作了大半年,因为经济指标过低才停止。

但也有一些民营企业基于圈到资源后转让股权形式,套现获利颇丰。

2010年5月,湖北国鑫投资有限公司将建始县广润电力公司55%股权转让给国电湖北公司,进而抽身转向其他行业投资。上述福建华清公司建好水电站后,同样套现走人。

但是,目前经济疲软情况下,投资水电行业并非很好的选择,恩施州一水利行业人士更是尖锐地指出:“不是所有业主把开发权拿到手就去开发,有的是拿到资源,政府希望尽快建设,开发商不一定,有一些是拿资源手上,工作也做,就是别有所图。”

恩施州是湖北第二大水资源富集区,利益的博弈仍在进行。

事实上,选址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恩施大峡谷风景区的姚家坪水电站已经做了三年时间前期工作,因为业内担心电站会对大峡谷风景区形成影响,先后多次进行论证,但是“基本工作还有很长时间,推动速度很慢”。

据悉,姚家坪电站于2006年拟上马开建,但因非议被叫停。

根据湖北省水利厅批复,姚家坪电站水库正常蓄水位为760米高程,预留防洪库容0.8亿立方米。姚家坪水电项目位于清江干流上游河段,要求当地综合兼顾旅游、生态等效益重新进行论证。3年后,姚家坪电站正常蓄水位下调至745.6米,原确定的0.8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仍保留。

恩施州水利局局长邓升志此前认为,蓄水位下调后,电站的库容、发电规模相应缩小,效益虽差一些,但有利于恩施大峡谷景区的保护开发。

事实上,蓄水水位下调近15米后,给投资商回报并不乐观,“推进工作很慢,很慢”,当地一位知情人向表示,鉴于此情,或许要从其他方面作补偿来平衡关利益。

或许,投资与地方政府的博弈短时间内无法终止。

手记

清江难以承载之重

如今,清江干流、支流甚至支流的支流等都被大大小小的水电站层层肢解,面目全非,而且这种高频率开发还在加剧。

靠水吃水,是当地重要的产业思路。长久以来,采取开发水能资源来换取地方财税,在恩施州一些县市十分突出。甚至一些水电产业贡献的财税收入,在整个收入占比近5成,成为名副其实的水电财政。

事实上,开发清江将近20年后,带来的生态问题一直让一些本土人士痛心疾首,由于上游干流层层截断,最近几年,恩施州城区河段更是出现断流、干涸的状况。

当初开发清江,是为了增加电力供应量,但最近几年困扰发电企业的是上难、上电价低,这直接倒逼水电站盈利空间。

甚至,有的小水电站一年的营收利润仅供两个人工资。

经过长时间发展,恩施居民用电正常了,但带来的河水污染、水量偏少、河水自净能力偏低等严重生态问题未得到根本治理。不仅如此,清江沦为各种资本的猎场,闪转腾挪的资本游戏,无视生态。

要金山也要绿水,清江污染等问题却得不到重视,一些水电企业,因在当地投资会拉动当地经济,缴纳税收,特别是一些国企,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呼风唤雨,受到特别庇护,而保护生态亦是亟待解决的难题,否则,清江真难以承受如此之重。

家居百科
家居资讯
亲子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