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州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木马】句号(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5 12:33:45 编辑:笔名
摘要:但现在她还有一样事情必须去做。她必须去见莫尼,把房子的钥匙亲手交给他。还有让她更让她发愁的,那就是她该怎么对莫尼说呢?要是莫尼一再挽留,她又该怎么办? 作者:长河

茉莉轻轻倾斜了身子,把背包往肩膀上送了送,挺身走出房子。她习惯性地朝西边望去,地平线上正缓缓地腾起一层灰色的尘雾,太阳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只有一丝隐约的光亮漂浮在那层厚厚的尘雾之上,宣告着那儿曾是太阳沉落的地方。
茉莉有些心急,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她想尽快赶回为奇身边去。为奇的住处离这儿还有一些路程,她想,如果从现在开始就踏上去为奇住处的路途,那么只要她连颠带跑,在天黑之前可能还能赶到。但现在她还有一样事情必须去做。她必须去见莫尼,把房子的钥匙亲手交给他。还有让她更让她发愁的,那就是她该怎么对莫尼说呢?要是莫尼一再挽留,她又该怎么办?
茉莉神情沮丧地望着西天一边泛着愁,一边熟练地摸到两扇门的门把儿,把门锁上。接着,茉莉把视线从西天那层厚厚的尘雾上收回来,迅速落在手中的钥匙上。现在,她有点懊悔地想到,从刚开始她就不应该给莫尼走进她的机会。她应该不弃不离地守在为奇身边才对。
为奇一直是茉莉真心爱着的人。
茉莉和为奇曾是大学四年的同班同学。那时候,茉莉因为长相平平,成绩和口才都不出众,所以虽处在人生 燃烧的季节,爱情方面却没有荡起一丝波澜。而为奇却不一样,他情感非常丰富,在文学和书法方面都比较突出,是全校里出了名的大才子,身后有一大批异性追慕者。有些逸闻趣事让茉莉至今回想起来也觉得好笑。茉莉当时并不崇拜为奇,因为为奇见了女生总是收不住脸上的笑容,班里所有的女生跟为奇接触时间久了,都对他评价很差,认定了这个人不仅是个好色之徒,而且是一个非常靠不住的人,远不够自己选择人生伴侣的标准,追他只是班级以外的女生。茉莉对他几乎没有任何感情可言,见面只是像一般学友那样打个招呼、谈谈学习或随便聊几句。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毕业分配的时候,茉莉和为奇有幸与同一家单位签订了劳动就业合同。而且两个人都很顺利地通过了试用期,从此成了同一个单位的正式员工,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这种时候,在茉莉的感觉里,与单位那么多陌生的同事相比,为奇就好像是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她对为奇的态度也渐渐地发生了转变。为奇其实在学校的时候就比较喜欢茉莉的,只是茉莉过于冷漠,让为奇无从表达。而当茉莉的态度发生改变,见了为奇,总是流露出一脸亲切和蔼的时候,为奇对茉莉从开始就已经有了的好感重新复苏了。他们几乎没有经过什么周折和煎熬就双双坠入爱河。单位里有单身员工就餐的食堂,为奇和茉莉在那儿吃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商量合伙买了锅灶一起做饭。单位的单身宿舍没有安排厨房的位置,不允许员工在里面做饭,为奇和茉莉就一起在外面租了房子,从此两个人很自然地就同居了。为奇是个很重情义的男孩,这让茉莉时常为从前在学校时跟班里的女生们一起说“为奇是个靠不住的人”而感到懊悔。那时候她们觉得为奇是个 ,很会挑逗和勾引女孩,所以被那么多女孩追着;而现在茉莉却觉得就是因为为奇太讲情义,所以才有那么多异性追慕者。总之,自从跟为奇在一起生活之后,整个为奇在茉莉的心目中被套上了一层贤良的光环,遍身都熠熠生辉。
茉莉跟莫尼结识可以说是因为一个叫金鑫的女孩。金鑫是茉莉和为奇从前的校友,在校的时候就如痴如狂地追过为奇,为奇和金鑫曾经也一块在校外租房子同居,但因为金鑫比为奇低两级,即使当初两人感情很好,后来还是不得不分开。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为奇和金鑫之间没戏了,在他们之间年级所差的两年里,为奇可能会有新的女友,而金鑫一定会有更加称心如意的男友,这是大家都预料到了的。然而谁知道金鑫后来又来找为奇了。金鑫找到了为奇和茉莉同居的房子里。那天晚上为奇和茉莉刚刚做好饭,正准备吃的时候,金鑫出现在房门口。一时间茉莉和为奇都愣在原地。金鑫不顾一切地扑过来趴在为奇的肩膀上哭着说:“为奇,你是我的。我不允许你跟别人在一起。”为奇慌张地看看茉莉的脸色,拍着金鑫的脊背说:“别闹了,人家笑话。”显然,为奇已经成熟了,这让茉莉感到高兴。可是金鑫继续哭着说:“我不管别人笑话不笑话,我只要你!”为奇个子高,为了金鑫的下巴够着他的肩膀,他佝偻着腰,茉莉能想象出他腹部强烈积压的难忍,她想这可能是为奇和金鑫从前拥抱时习惯的动作吧。金鑫不断地娇哭,眼泪鼻涕糊了为奇一肩。茉莉在旁边再也看不下去了,回头从个床上抓起背包转身奔出房门。为奇正要去追,金鑫突然倒在地上抱住了为奇的腿,哭声突然放大了,还加着几声哀求。为了金鑫不哭,为奇只好收势。那一刻,茉莉仿佛一下子沉入和海底,整个呼吸都被不透空气的海水屏住了。
就这样,那天晚上,茉莉怀着非常糟糕的情绪去离单位最近的一个小餐馆里吃饭,谁料就碰上了莫尼。莫尼和茉莉也是一个单位的,只是比他们早来单位两年。刚进单位的时候,单位里组织了一次欢迎新员工联欢舞会。那个舞会上,莫尼主动邀请茉莉跳过一次舞,当时,感觉很清楚。无疑莫尼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他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让茉莉想到法国电影里有地位的男士请女士们跳舞的情形。当时茉莉非常感动,于是就欣然应邀了。因为虽在一个单位却不在一个分厂,自那以后,茉莉一直认为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与莫尼接触了。然而没想到就在餐厅就餐时相遇。
莫尼带着几个伙伴,有男也有女。他们围在一个桌子上吃着菜、喝着酒,说话混乱无序,辨不清谁跟谁到底什么关系。茉莉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吃得一片火热朝天。茉莉本来就感觉不太舒服,为奇和金鑫制造出来的那一幕把她气着了,她在餐厅门口听到莫尼他们吃酒吵闹的声音就头昏脑胀。进了餐厅,因为接触过一次,茉莉一眼就认出了莫尼。她冲莫尼勉强地微笑了一下,然后单独坐在一个餐桌旁边。没想到莫尼会邀她一起坐喝,茉莉心情不好,婉言谢绝了。更令茉莉没有想到的是莫尼会主动跟过来陪她。莫尼对茉莉说他是单身,果然酒席散了的时候,其他人都成双成对的离开了,只有莫尼一个人留下来陪她。这时候茉莉孤寂受伤的心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安慰和栖息的场所。饭后她就爬在莫尼的肩膀上痛苦了一场,然后莫尼送她回了单身宿舍。
以后,茉莉就再也不去为奇那儿了,为奇找了她几次,努力地跟她解释,但一切她都听不进去。为奇越是不放弃,她越是不肯原谅他,直到把为奇折磨得哭了好几次,最后终于心灰意冷了。而茉莉却又是那么痴心地爱着为奇,她想,如果为奇再来找她一次,她一定会跟他和解的,而为奇却再也没有。他们都在背地流过很多很多眼泪。
那天茉莉和莫尼一起在一个餐馆就餐,不巧被为奇撞见了。当时几个人都短暂地愣了片刻。之后茉莉就收到了为奇的一个短信说:“你如果心里有我,就不要跟那些地方痞子打交道了。”
“痞子?痞子指的是谁?”茉莉心里暗暗地吃惊,她回想为奇看见她跟莫尼在一起的情形,猜测为奇所说的痞子指的就是莫尼。“莫尼是痞子?”茉莉暗暗问自己:“那么地方呢?”茉莉猛然记得莫尼几天前告诉过她说他不像茉莉和为奇他们一样是从千里之外的地方被招聘到单位的,他的家就离单位不远的一个小县,这不正好和为奇所说的“地方”相符吗?那么照为奇说的,莫尼是地方痞子了?至少为奇是这么认为的。想到这里,茉莉想男孩子见识广泛,阅历丰富,为奇可能对莫尼了解得比她多,他可能说得对。但现在为奇和那个金鑫到底怎样了?他还爱着茉莉吗?如果不是,茉莉认为为奇这时候跟她说这些话是毫无意义的,她是死是活,遇见地方痞子跟为奇有什么关系呢?人常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她是那么深深地爱着为奇,这些爱在她感到自己被为奇深深伤害时候突然又都转化为恨了。想到为奇不在身边,不能像从前一样带给她情感和生活上哪怕是极为细小的安慰和帮助,她真的很恨为奇了,所以为奇给她发来短信的时候,她狠了心了。她回复说:“你自作多情,多管闲事!”谁知为奇紧接着来了一个电话。茉莉简直快烦死了,她带着一些嘲讽的口吻回复为奇说:“看来你好自信!你以为你也有权管我的事?”茉莉的语调僵硬极了。为奇在那头立即好像被刀子刺伤了一般哀叫了一声:“茉莉……”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茉莉就啪得一下合上手机,用无比冷漠的心态想象着为奇此刻焦急惋惜的神情,她得意地以为她终于战胜了为奇。
茉莉其实是个头脑清醒的人,她知道为奇是不会骗她的。独自在外面闯荡的日子,她不相信任何人的话也会相信为奇。因为她爱为奇,这爱是无条件的,这爱不允许她对他有丝毫怀疑的。她想有一天让她死在为奇的手里她也心甘情愿。她对为奇就是这样的痴,无边无际地痴。
茉莉是带着为奇的提醒和莫尼小心翼翼地接触的。莫尼的朋友很多,都是些习惯嘻嘻哈哈的人。他们经常请客聚会,茉莉应邀参加过几次,因为意趣和气质都跟茉莉不大相投,大部分结识的都是茉莉极不愿的,故而每次她总是提前找借口离场,感觉孤零零、灰溜溜的,是夹着尾巴的那种狼狈的离开,跟逃差不多。
那边的为奇也好生奇怪,他接二连三地给茉莉打电话说:“你要是心里有我,你就赶快回到我身边来。”他的语气不允许茉莉怀疑,但就是不说明为什么要让茉莉回到他身边。无疑为奇是非常挂念她的,这让茉莉心里踏实,也有些许愧意。说真的,她非常想回到为奇身边,因为那是她认定的一生最值得倾心去爱的人。然而人生中有些脚步一旦迈出去,要收回并不那么容易。虚伪的面子和自尊总是从中作祟,撺掇着人在不该走的路上执迷不悟。
那天莫尼给茉莉送来一串钥匙说是自己住的房子,让茉莉先住着,说住进去就可以自己做着吃,想吃什么做什么。茉莉和莫尼非亲非故的,总觉得不太合适。但莫尼好像很真诚的样子,考虑到莫尼的面子,茉莉还是勉强接受了。没料事情后来也因此变得复杂。
茉莉住进莫尼房间的第五天晚上,莫尼说他跟几个朋友说好想在茉莉那儿聚会,让茉莉到时配合一下。因为那本身就不是茉莉的房子,莫尼才是房子真正的主人。莫尼要在这里搞朋友聚会,茉莉岂有不答应、不配合的道理?
那天正好周五,茉莉下午下班就匆匆回住处把房间收拾整齐,又专门去超市买了一些水果瓜子糖之类,准备晚上聚会时大家一起吃。说到底住了莫尼的房子,茉莉对他是心存感激的。如今莫尼的朋友要来聚会,她对他们热情招待一下,也算是对莫尼的报答,而这个机会也相当难得。谁料想金鑫就是随着这个聚会的来到再次出现在茉莉面前的。
金鑫挽着莫尼的胳膊从外面进来,这个事实让茉莉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刻她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脑袋哄哄地响了几阵。她本来想给莫尼一个真诚的笑脸和问候,如果发挥得好,她还想轻轻地拥抱一下莫尼。她想对于把房子都让给她来住的莫尼,这样的礼节是不算过分的,何况他们都很年轻,而年轻人之间如今就兴这个。茉莉甚至像话剧演员在登场之前必须经过反复排练一样把自己想对莫尼做的动作反复试练过一番。她想她一定要让莫尼高兴和满意的,这是必须的。而金鑫的突然出现却让准备好的一切在她的脑子里顿时化为一片死灰。
茉莉是因为金鑫才离开为奇的,按茉莉想的,金鑫现在应该是留在为奇身边的,怎么突然又挽着莫尼的胳膊,脑袋还时不时在莫尼的肩膀上贴一下,看起来关系已经比较密切了。那么为奇现在在干什么呢?那天当着茉莉的面,金鑫表现得对为奇那样痴情,仿佛离了为奇她就活不下去了,怎现在又跟莫尼这样亲密?难道她现在对为奇已经彻底放弃了。这是真的吗?还有金鑫和莫尼现在是在演戏还是彼此之间真的怀有真情?
这种时候,茉莉已经被金鑫搞懵了的时候,金鑫却满脸得意的笑容。她一看见茉莉就说:“真是鲜红透亮的糖葫芦——美人一根啊!”见茉莉愣着,又突然冒出一句:“香饽饽!”那神情里有股子狠劲儿,又充满挑逗,仿佛想跟茉莉打架似的,一双喷射着寒光的眼睛盯着茉莉直直不放,看得茉莉浑身一阵阵发紧。直到后面的朋友一拥而入的时候,这种尴尬的场面才得以缓解。然而之后整个聚会的过程中,茉莉感觉自己好像被绑缚在绞刑架上,如果不是这里目前是自己暂时的住处,她真的会转身逃开。金鑫在整个过程中没给她一点好脸色,而且张口句句带刺。茉莉感觉那简直是自己平生从未经过的一场巨大灾难。茉莉为此郁闷了将近一天。第二天下午,她打电话直接对莫尼把自己的糟糕感受说了,又颇有怨恨地问他:
“问题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样复杂?那个金鑫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金鑫啊?”莫尼在电话里对茉莉说:“她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她一直很关心你。也许你还不知道,是她让我把那个房子让给你住的。”
“什么?你疯了!”茉莉禁不住一声尖叫。
茉莉不知道莫尼是否真的不知道她和金鑫是情敌,她们因为共同爱着一个为奇而内心相互嫉恨。而金鑫到底是怎么认识莫尼的?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茉莉借助自己仅有的一点理智,想到着一些列的问题,茉莉的头都快要爆炸了。她极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借助仅有的一点点理智跟莫尼小心缓慢地交流。他们不再电话,而是用短信。茉莉躺在床上慢慢地一条一条地发给他,那边也并没有不愿意的意思,所以茉莉一条一条地收到回复。

共 67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此小说情节跌宕曲折,描写了一段茉莉不堪回首的往事,引起人们的深思。感情不是玩玩而已,要一片真心,男人要有男人的尊严,女人要有女人的理性。感谢您投稿江山文学网旋转木马社团,祝您写作愉快,期待您的佳作!编辑烟花那么凉【编辑:烟花那么凉】
1 楼 文友: 2015-02-02 21:44:12 按道理,自己注册只发自己文章,请您守! 长大的代价,是纯真都融化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2-0 0 :22:40 什么意思?您作为社长可以退稿或者删除帖子!废这么多话有损社长架子!啊!问候啊!祝您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2-0 0 : 0:27 您社团的编辑情况很糟糕!不认真,不负责,希望您积极解决一下!对于不愿编辑的文章干脆退稿!这是您们的权利!我看这个编者按比上一次强多了,您什么时候修改的?谢谢,您辛苦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2-0 0 : 1:57 不要总是包容下级,养成他们的坏习惯,工作不认真!
2 楼 文友: 2015-02-04 00:46:00 陌上阡尘向黄老师问好!感谢您赐稿旋转木马!感谢您对我们真诚的建议,您的宝贵的建议及意见我们一定会采纳!祝您写作愉快!祝福您及家人幸福安康! 我的世界,有你路过就好!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2-04 07: 6:2 要不是我恩师冯老师在这里当顾问,我才不会来投稿。这个稿投这儿有点后悔,但为了祝福我恩师身体健康,一切都不说了!请向社团转达我的意思!
谢谢,祝您生活愉快!小孩不拉大便怎么办
诊断尿路结石主要方法
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