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江南】此去经年,惟愿心还在(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7:58 编辑:笔名
镜湖翠微低云垂佳人帐前暗描眉 谁在问君胡不归
此情不过烟花碎爱别离酒浇千杯 浅斟朱颜睡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 只道此生应不悔
姗姗雁字去又回荼蘼花开无由醉 只是欠了谁 一滴朱砂泪
——仙四《朱砂泪》董贞

“三叔就是个坑,盗墓写到最后竟然说要封笔!”柳翎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气呼呼的拿起放在一边的可乐猛灌。
“我说柳大 ,你至于嘛,看个小说而已,竟然能气成这样,真是个人才,啧啧……”程岚穿着一件胸前有只叮当猫的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盘刚切好的水果。
“程岚,你几岁了?你家的围裙都这样吗?”本来正生气的柳翎看到那件围裙,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有那么好小吗?叮当猫而已。”程岚不以为然,故意抓起围裙在柳翎面前晃来晃去。柳翎早窝在沙发上笑的前俯后仰,看到程岚在她面前一个劲的晃,伸出拳头在程岚身上捶打。
“好了好了,来,大 ,吃块西瓜降降火。”程岚用牙签扎起一块西瓜,塞进柳翎的口中,自己做到一边拿起柳翎之前扔到一边的《盗墓笔记》认真看了起来。
“程岚你说这长白山里真的有青铜门吗?”柳翎盯着窗外忽然问道。
“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我说有,你会信么?”程岚头也没抬回答道。
“可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是真实的?”柳翎玩弄着程岚最心爱的玩物,那是BJD娃娃,从淘宝上淘来的。面无表情的脸,淡然若水的眼神,穿着一身藏蓝色衣裳,眼前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背上背着那把代表他身份的黑金古刀。
“你说真的就是真的呗,哎,你快点给我把小哥放下。”程岚一转头看到柳翎都快把小哥的胳膊给拽下来了,直接扑了过去。
“一个玩偶你急个什么!”柳翎一脸不屑,将小哥直接扔给了程岚。程岚一着急直接摔趴在地上,不过庆幸的是,小哥安安稳稳的被他捧在了手上。
柳翎是在程岚家吃过晚饭之后回来的,晴朗的天竟飘起了蒙蒙细雨。柳翎心里很不痛快,本来今天应该会把《藏海花》看完,盗墓所有的谜题也会解开,可谁想看到最后竟然又是个大坑,可恨的三叔竟然在微博发表言论说要封笔,作为一个忠实的瓶邪迷,柳翎怎能不生气。如果三叔现在站在她面前,估计她会直接扑上去掐死他。
柳翎住在离潘家园很近的花园小区21楼,站在落地窗前可以看到整个潘家园。如今的潘家园与解放初期相比更加繁华了一些,但是那些旧的建筑却被拆的所剩无几。长长的街道是新建的屋子,挂着同样的店招,柳翎早都烂记于心了,只是她从来没有进去看过。此时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柳翎望着越来越大的雨只能淡淡的叹气。
花茶的清香飘满了整间屋子,柳翎呆呆的站在窗前回想着这些年一直在梦里情景,一个男子站在皑皑白雪中不断重复着同样一句话:记得来长白山找我。这个梦从柳翎记事起就一直没有断过,她喜欢上盗墓笔记也是因为这个,她总觉得这之间似乎有些联系,但每次就快想清楚的时候又突然之间断了线索。
“滴滴滴滴”手里短信的响声打断了柳翎的思绪,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天真,十年不见,你还好么?”柳翎很奇怪,谁这么无聊发这样的短信,她点了删除,但在确认的时候又取消了,鬼使神差之下回了一条。
“你是谁啊?”
那边很快回了信息:“我是你的闷油瓶。”
“扯淡。”柳翎看到回复差点没喷出来,这难道是穿越了?
“没想到长白山十年,小三爷你竟然不记得我了。”那边回了信息,后面跟了一长串的感叹号。柳翎看着手机屏幕,真想直接打电话过去骂那人神经病,但是她忍住了。反正夜里无聊,就当消遣了吧。
“呵,闷油瓶,你还记得我小三爷啊。”柳翎回了这句话之后,等了很久也没见那边回信息。柳翎看了好几遍确定不会再有信息之后便直接关机了。
北京的三月经常会刮风,风中夹杂着细沙与黄土,吹在行人脸上会铬的痛。柳翎戴了个大大口罩,将本来就瘦小的脸遮的只剩下了眼睛露在外面,可即使这样柳翎也觉得不保险,因为这个季节北京城到处都会飘着柳絮,一不小心就会落进眼睛里,她在临出门的时候又把墨镜也戴上了,猛一看去,倒像是个特工,一点白领的模样都没有。
“姑奶奶,你这是要上哪刺探军情?”程岚看到柳翎这副打扮笑的差点岔气。
“边儿待着去。”柳翎在程岚面前坐定,取下墨镜与口罩朝程岚扮了个鬼脸。
程岚只是微微一笑,变戏法似的捧出一大捧鲜红的玫瑰递了过来。柳翎一愣,程岚送花她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这么一大束还是第一次。
“柳翎,这是我第九次向你求婚,嫁给我好吗?”程岚很认真的半膝跪地,拿出了一枚戒指。
“程公子,咱别闹了。”柳翎没有答应,端起咖啡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没闹。”程岚脸色黯然。每一次他向柳翎求婚,她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他。
“我想去长白山。”柳翎放下咖啡,幽幽的说道。
“柳翎,我请你清醒一点,那只是本小说,是假的,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傻!”程岚彻底被激怒了,他不能让柳翎去长白山,绝对不能,更不能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程岚,你也太激动了,我只是想去长白山看看而已。”这是程岚第一次对自己发火,柳翎很难过,程岚在他心目中一直像个温暖的大哥哥,对他,自己似乎已经有点离不开他了。
“唉。”程岚长长的叹了口气,柳翎很倔强,认识她的时候他就知道。
“我陪你去。”程岚妥协了,既然不能阻止她,那就陪着她一起吧。
“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好。”柳翎拒绝了程岚,这是程岚没有想到的。
“那,一路保重。”程岚有些气馁,将戒指放在柳翎面前,“我希望你从长白山回来的时候能戴着它。”
“我会好好考虑。”柳翎说完拿起戒指就出了咖啡厅。
程岚依旧坐在那里,看着柳翎瘦弱的身影,他只能不停的叹气。他与柳翎相识很戏剧化,那年他刚毕业处于找工作的低潮期,他不想继承家业,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园林艺术,父母给他的期限是一个月,如果一个月之内不能找到工作,那么他就要回去做自己最不喜欢的商人。
那日去柳氏集团在面试的时候看到了柳翎,那时柳翎才二十一岁,但已经是柳氏集团的创意总监。柳翎看到她时的神情他现在还记得,错愕、难以置信,程岚只能报以微笑,而柳翎对他却像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程岚这些年一直在想柳翎第一次见到他时,喊他宸翊,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小时候是叫程宸翊,只是七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看了许多医生都不见好,程家只有他一个儿子,自然宝贝的不得了,想尽了各种办法,最后却请来一个茅山道士。
“这个孩子前半生坎坷,三生宿命纠缠,若是想让他彻底的摆脱宿命,需要改个名字。”那道士口中念念有词,程家人竟然全信了,依着那道士的意思给他改了名字,然而改过名后,他竟然好了,程岚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次的面试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程岚就成了柳氏集团的首席设计师。柳翎与他也越走越近,俩人像恋人一般在公司里出双入对,连程柳俩家的父母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而只有程岚心里明白,柳翎对他虽然有那么一丝说不出的情愫,但那绝对不全是爱情。
柳翎回到家的时候,她的MSN上出现了一个陌生人的信息:
我知道你要去长白山,但是提醒你一句,有些事情的真相不知道会比知道好很多。
柳翎一字一句的看完,而后果断的删掉了,她认为这是程岚为了阻止自己去长白山而使出的伎俩,她柳翎才不会上当。
柳翎离开北京的那一日,程岚没有去送她。柳翎在机场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看,可一直没有收到程岚的电话,她心里咒骂了程岚很多遍,直到广播提醒登机,柳翎才关机。在登机的那一瞬间,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可是偌大的候机厅,并没有程岚的身影,柳翎一阵失落。
她的位置正好在窗口,柳翎用杂志挡住视线,她的心情此刻糟透了,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离开程岚时会这么不开心,更没想到程岚会这么决然,竟然也不来送自己。柳翎回想着自己与程岚之间的点点滴滴,不经意间发现不知何时程岚已经藏在自己心里很深很深了。
其实柳翎自己也不知道第一次遇见程岚时为何会叫他宸翊,只是看见他的瞬间心里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他是宸翊,谢宸翊。可是他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却一点也记不起来,是不是之前遇到过?她这样问自己,可是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十八岁之前,她一直身在扬州,根本不可能有机会遇见程岚。
两个小时候之后飞机停落在长白山机场,柳翎是被乘务员叫醒的。等她拖着行李出了机场,这才发现天已经黑透了,虽说已经到了阳春三月,可长白山依旧很冷,风吹过的时候,柳翎感觉自己像跌进了冰窖,哆嗦着拉紧了衣服打了辆车,去了早已预定好的酒店。
柳翎预定的酒店在距离长白山只有十几公里的地方,而她住的房间则在那家酒店的顶楼。柳翎是个特别喜欢站在窗前看风景的人,预定酒店的时候特意要了一间可以看到长白山的房间。此刻的她全无睡意,手中端着服务生刚送来的热咖啡,站在窗前望着白茫茫的长白山发呆。
在长白山的深处真的有青铜门么?张起灵会在青铜门后吗?柳翎问自己,可是她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来这一趟,就因为一个梦,她丢下公司,丢下程岚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可是如果真的有青铜门,真的有那么一个人在等自己,自己又该怎么办?咖啡已经凉了,可柳翎还愣愣的站在窗前,连手机响了都没听到。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将柳翎拉回了现实,柳翎皱了皱眉,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自己在这里又不认识什么人,可她还是去开了门。
“请问是柳翎柳 吗?”门外站着的服务生笑容亲切的问道。
“是,请问有什么事?”柳翎见是服务生,放下了戒备。
“这里有你的包裹,服务台已经替你签收了。”服务生拿出一个袋子递到了柳翎面前。
“包裹?”柳翎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才刚到这里,怎么会有包裹。
“如果没什么事,那祝柳 一夜好梦。”服务生见柳翎收了包裹,到了晚安就离去了。
柳翎拿着包裹翻来翻去看了半天,对于服务生的离去并没有注意,等她反应过来想要问是谁送来的时候,那服务生已经没了影。
柳翎关了门在窗前坐下,小心翼翼的将包裹撕开,结果里面只有一张纸,纸上也只有一句话:你真的来了。
柳翎吓了一大跳,她觉得似乎掉入了一个陷阱,可是布置这个陷阱的人又是谁呢。知道自己来长白山的只有程岚,会是程岚么?柳翎觉得这个想法很荒唐,程岚不是这么无聊的人,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他一定会打电话过来说清楚。
柳翎拿起丢在床上的手机,看到程岚的未接电话,她想拨过去,但还是忍住了。自己之前拒绝了程岚的求婚,这会又打电话过去,似乎有点说不清楚了。就在柳翎细心查看快递单想要从上面找点线索的时候,房间的门铃又被人按响了,柳翎有点小火,大半夜的谁这么有精神,这个时候来打扰她。
本来想臭骂来人的柳翎在打开门的霎那愣在了那里,门口站在的不是别人,正是程岚。程岚的脸色很难看,可更让柳翎奇怪的是,程岚的身上竟然有雪,那些雪在黑色的西装上闪着亮光,刺的柳翎有些睁不开眼。
“怎么,不让我进去?”程岚率先打破了僵局。
柳翎满心疑惑,但还是把程岚让了进来。柳翎没有问程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他,然后轻轻拍去他身上的雪,静静的坐在他身边,等着他解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程岚似乎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而是绕着屋子转了一圈,眼睛最后落在了放在桌上的的快递单和纸条上。
“这是?”程岚终于开口,只是眼睛却半点也没离开过那张纸条。
“刚才服务生送来的。”柳翎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句,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程岚从哪里来,而不是那张纸条是谁送来的。
“你一定想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程岚缓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我是早一天到这里的,我知道你一定住在这家酒店,所以就住在了你隔壁,刚才你进来,我就知道了。我去了长白山景区,但是没有找到你梦里的那个人。”程岚面色平和,但他的手却在发抖。
“你去找了?”柳翎很诧异。
“是。”程岚回答的很肯定。
“明天,你在酒店,我自己去。”柳翎没有再问下去,程岚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心里都清楚,她不想看到程岚难过,那样自己也会不开心。程岚没有明确表态,但也等于默认了。
柳翎送走程岚之后一个人躺在浴缸里很久,程岚刚才来的时候他的落寞全落在柳翎眼底,她的心在那一刻跳的很快,很想拥抱他,告诉他自己只是想弄清楚一些事情,自己会在回北京的时候戴上他给的那枚戒指,可是她又不能那样做,她不知道长白山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她想一个人去面对,而不是让程岚跟着自己一起伤心。
程岚并没有睡着,他得好好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今天看到的事情让他有点难以接受。他从来不相信人有前世今生,觉得那些都是写书的人杜撰出来的,可今天他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和柳翎相互纠缠的前世,可是他不能告诉柳翎,告诉她这些年她梦里的那个男人确实存在,更不能告诉他那个人就在长白山的某一处。

共 829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这一篇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氛围感的渲染上。小说中出现的人物,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当情节需要的时候,所有人物的出现,都是为了主题氛围的需求。我们可以从行文中看出,作者表述的细腻 ,以及对于语境上的描写的细致,和掌控能力。一些看似简单的对于环境的描写,都是作为营造气氛的铺垫而存在的。有时候,我们甚至在一掠而过的阅读中,会忽视掉那些篇幅不大句子不长的环境因素,但是,当我们通读全文,再回头去思索小说的主题,却会发现,那种环境氛围的营造颇有些润物细无声之感。由此,带来的效果,自然是让小说的流畅性,以及丰满程度,更加的出彩了。推荐阅读。——履泽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08010002】
1 楼 文友: 201 -07-20 08:41:46 矮油,董贞啊,盗墓啊,不错不错
2 楼 文友: 201 -07-20 10:48:12 我能说我凌乱了吗 这三个人到底有毛线关系 只知道一句话 就是那个人是带着两世记忆出生 来寻找前世的被他害过的人 可是人家两个本来就在一起了嘛 时间问题而已 为毛他要出来捣个乱 在不在一起还差他一句话啊 作者构思的故事 除去带着前世记忆这一点 别无可看 四个字 故弄玄虚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8-02 10:47:0 请把所有的看完,这个完整的是 三世之:碧落。 第三世 柳翎和程岚虽然相识,关系不错,程岚也向柳翎求婚,但是柳翎并没有答应他,因为有心结,至于两人最后会不会在一起另当别论,时间问题,呵呵,时间可以让你在一起,也可以让彼此在生命里逐渐淡去。
 楼 文友: 201 -07-22 20:48: 天下稻米一家亲,哈哈。我记得你还写过河图的风起。吆西,遇到知己了。 待我长发及腰,便勒死你可好?幼儿眼屎多
尿失禁做哪些运动
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
热淋清颗粒怎样服用